首页 要闻 > 正文

敲响全球能源危机警钟

天然气供应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气候影响,造成欧洲电价飞涨,各国消费者的恐慌情绪有可能伴随着冬季严寒的来临而加深。有分析认为,欧洲发生的电力危机可能持续蔓延,敲响了全球能源危机的警钟。

欧洲人快用不起电了!这绝非危言耸听。

天然气供应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气候影响,造成欧洲电价飞涨,各国消费者的恐慌情绪有可能伴随着冬季严寒的来临而加深。有分析认为,欧洲发生的电力危机可能持续蔓延,敲响了全球能源危机的警钟。

近期,整个欧洲的电价连创历史新高,市场变化让人瞠目结舌,打击突如其来,不但消费者难以接受,各国政府也措手不及。

数字令人震惊。在西班牙和葡萄牙,9月初平均批发电价大约是半年前平均价格的3倍,为每兆瓦时175欧元;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TTF)批发电价为每兆瓦时74.15欧元,比3月份高出4倍;英国电价已经创下历史新高183.84欧元,只有更贵,没有最贵。

由于英国将近一半的电力都依靠天然气,钢铁、化工等高耗能行业已经承受不起高昂的电价;另有两家化肥公司计划在冬季关闭工厂,化肥厂的关闭或减产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危及食品行业的生产。

危机迫在眉睫。9月下旬召开的欧盟部长会议专门讨论了天然气和电力价格飙升的问题,以寻求应对之策。部长们一致同意当前处于“危急关头”,并将今年天然气价格上涨280%的非正常状态归咎于一系列因素,如天然气低储存水平、俄罗斯供应受限、可再生能源产量低以及通胀下的大宗商品周期等。估计欧委会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有效的应对方案。

而欧盟个别成员国政府早已按捺不住,正在紧急制定保护消费者的措施。西班牙通过调低电费税并从公用事业公司收回资金等办法补贴消费者;法国针对较穷困家庭提供能源补贴和减免税;意大利和希腊正在考虑补贴或设定价格上限等措施,以保护本国公民免受用电成本上升的影响,同时也保证公用行业正常运转。

欧洲电力市场突然生变,有其内在原因。目前欧盟国家在批发市场上以现货形式交易电力,按照边际模型,这意味着最终电力价格与满足预期需求所需的最昂贵燃料的价格挂钩。当预期需求超过清洁能源能够产生的供应时,就必须使用昂贵的化石燃料来替代。这就是为什么天然气成本飙升对欧洲电力市场造成严重冲击的原因。

目前尚不清楚价格上涨有多少是由于供需缺口造成的,又有多少是由于市场紧张造成的。库存低是现实问题。有数据表明,欧洲当前的天然气库存水平已经达到10年来的最低点,比过去5年平均水平低25%。根据高盛公司预测,今年冬天原油价格有可能达到每桶90美元,而天然气和动力煤的价格还会上涨。特别是欧洲和非洲由于天然气库存较低,冬季电力紧张难以避免。

很显然,天然气价格在目前非常紧张的市场氛围中继续飙升,是欧洲电力危机的“罪魁祸首”。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亨利港天然气期货和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TTF)天然气期货是全球两个主要的天然气定价基准,目前两者10月份合约价格都达到全年最高点。数据表明,亚洲天然气价格过去一年暴涨6倍,欧洲在14个月内涨10倍,美国价格也达到10年来的最高点。

与煤炭、石油相比,天然气开发相对容易,储量较大,一直以来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能源之一。今年却一反常态,天然气价格在夏季大幅攀升,主要原因仍是供不应求。在供应方面,2020年全球共产出约3.8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较2019年下降3.3%。除了卡塔尔正在推进大规模天然气出口项目扩建,全球几乎没有新的LNG出口项目获批。在过去几年,全球LNG供应量每年都会增加3000万吨至4000万吨,而2020年至2021年只增加了1000万吨左右,出现供给缺口。在需求方面,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几年天然气需求还会持续增长,到2024年,全球天然气需求量可能增至4.3万亿立方米,亚太地区天然气消费增量相当于全球总增量的43%。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俄罗斯对亚洲地区主要国家的天然气出口增长了19%。

问题还在于,天然气是欧洲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严重依赖俄罗斯供应。这种依赖性在价格高企时就成了多数国家的大问题,毕竟民生就是最大的政治,关乎选票,也关乎政治家的个人前途。

一些欧洲议会议员早早就跳出来,指责俄罗斯故意减少输气,是价格上涨的幕后推手。对于“甩锅”俄罗斯一点不奇怪。甚至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人也警告俄国人不要“操纵”价格。美国能源部长公开说,我们希望所有人都关注通过囤积或未能提供足够供应来操纵天然气价格的问题。国际能源署也在呼吁俄罗斯增加天然气出口以帮助应对危机,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取暖做准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通过乌克兰的天然气流量减少,是莫斯科试图迫使德国尽早批准启动北溪二号。预计该管道认证需要4个月的时间。

国际能源署认为,在全球化的世界中,能源供应问题可能将广泛和长期存在,特别是在各种突发事故导致供应链受损以及应对气候变化而削减化石燃料投资的背景下。相对的,能源自足或供应稳定的国家将拥有很大优势。这也是为什么最近美国工业能源消费者协会要求能源部限制液化天然气的出口,目的就是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保护美国国内化肥工业、食品行业和其他产业的能源供应。

最大的问题是,欧洲电价飙升是与一系列一次性事件相关的暂时现象,还是随着欧盟经历能源转型而出现更深层次问题的迹象?现实情况是,可再生能源还无法填补能源需求的空白。截至2020年,欧洲可再生能源产生了欧盟38%的电力,有史以来首次超过化石燃料,成为欧洲的主要电力来源。但是,即使在最有利的气候条件下,风能和太阳能也无法产生足够的电力来满足全年100%的需求。

经济学中有句老话,如果你想要的东西稀缺,你就征税。多年来欧盟通过引入碳税来抑制天然气的生产。电力危机也许正是欧洲为能源“绿色化”付出的代价。

正如欧盟主要智库Bruegel的一项研究表明,欧盟的能源供需平衡取决于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和逐步引入绿色能源的速度,而过程不会太平静。欧洲推动更绿色能源的做法是正确的,但不能把车放在马前。从中短期看,在用于存储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电池开发出来之前,欧盟国家将或多或少继续面临能源危机。

有意思的是,最近召开的世界天然气技术会议上,世界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卡塔尔和欧佩克负责人均表示,天然气价格的上涨是市场对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反应,在急于将化石燃料留在地下的过程中,情绪已经超越了事实。专家们也认为,在能源转型过程中仍然需要对石油和天然气部门进行可预测的投资,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全球能源需求。

上世纪70年代的能源危机造成了全球经济高通胀低增长的可怕后果。在当前世界经济从疫情中逐渐复苏,市场需求缓慢回升,而货币和财政刺激政策依然宽松、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背景下,任何能源市场的剧烈动荡都可能引发全球性能源危机,必须妥善应对,确保能源供应安全、有效和稳定。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