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软硬件集成是“大趋势” 资本市场持币观望

今年下半年,AI行业被誉为“四小龙”的几家企业已全部开启上市进程。

继旷视科技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之后,11月4日,依图科技的IPO申请正式在科创版受理;同为AI独角兽的商汤科技也屡次被媒体报道,正考虑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云从科技,也已于今年8月办理辅导备案登记,中信建投担任辅导机构。

作为四家企业中较为低调的一家,云从科技一直带着“低调务实”“全内资”的标签。对此,云从科技创始人周曦对时代财经回应表示,不认为这是企业能不能发展好的实质性障碍,最终还是自己能够坚持初心,把事做好,能在各个行业或者场景里帮人家解决问题。另外,纯内资的架构,也的确对简化上市步骤有帮助。

面对外界普遍关注的中美“科技战”问题,周曦表示,“对我们芯片、材料等领域的封锁,的确对AI行业的发展有一定影响,但中长期来说,这对我国的AI发展也有促进作用,尤其在偏软件的领域中,中国是比较领先的,我们有很多的数据和应用场景。”

软硬件集成是“大趋势”

依图科技招股书显示,软件、硬件、软硬件组合和技术服务四大营收业务,营收比例分别为14.82%、23.53%、60.78%、0.87%,其中软硬件组合的收入占比逐年递增,从2017年的10.32%一直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60.78%,已经替代软件成为其第一营收来源。相应的,软件收入则从55.90%占比跌至14.82%。

一名AI从业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从依图科技过去几年的客户表看,公司每年的客户都不稳定,实际上反映了行业需求的不稳定。

招股书显示,此次依图科技就是希望通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募资75亿元,将资金投向新一代人工智能IP及高性能SoC芯片项目、基于视觉推理的边缘计算系统项目、新一代人工智能计算系统项目、高阶视觉智能计算平台项目、新一代语音语义能力平台项目等。

“图像算法壁垒低,但软硬绑一起,就会增加客户的替换成本,增加自己的行业壁垒,华为就是如此。”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类似的趋势也发生在其他的AI企业中。

10月25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旷视机器人产品部总经理王宏玉表示,旷视早期业务只做软件,但是在和硬件合作过程中会有问题,目前移动机器人产品包括单体智能(单个机器人的智能化水平)和群体智能,群体智能(只做软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和单体智能结合上会难以推进。

“虽然我们是开放的态度,但是有些做硬件的企业不一定希望我们去做,因为背后涉及到产品的盈利能力。”王宏玉说道。

云从科技创始人周曦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一般遵循两条路径,一是工具化,即用机器来替代人完成工作,另一个则是人机协同。“如果做单点技术的话,(AI行业)同质化会很严重。但云从是做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其对时代财经表示。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时代财经,人机协同系统是AI发展的一个新方向。

“人机协同,说简单点,就是让智能机器辅助人类工作,人类干复杂的创新性的工作,那些简单重复的可以自动化实现的让机器去完成。”张孝荣表示,“(人机协同)相当于机器自动化发展的一个高级阶段,也是AI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它如同自动驾驶一样,按照自动化程度分为L1-L5,这个人机协同,相当于L2L3。”

从人脸识别到人机协同,周曦将云从科技的发展思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拥有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单点核心技术,即人脸识别;第二阶段是完善AI技术闭环,开始深入理解AI行业在终端市场上的需求。

“这如同打开了一扇窗。云从科技发现,AI技术在交通治理、金融服务等众多领域都还有广泛的应用市场。”第三阶段,则是对这些应用行业的理解变深以后,云从科技开始广泛深入社会帮助企业、行业做智能化提升。

集成的下一阶段:AI界的操作系统

并称为“AI四小龙”的云从、依图、商汤、旷视,均从计算机视觉起步,先以安防和金融为主要的落地应用场景,随着愈发激烈和同质化的市场竞争,除依图外,三家公司都开始发力集软硬件于一体的人机协同集成体系。

如旷视推出物联网操作系统“河图”,商汤提出“智能城市操作系统”(AI City OS),云从则提出了“人机协同操作系统”。

尽管技术路线相似,但由于应用领域不同,实际上各家都搭建起了一定的门槛。一名旷视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解释道,目前各家公司提出来的系统都是针对不同的领域,例如旷视河图就是针对物流领域提出,为物流、制造等行业提供厂商和多设备的接入能力。

尽管都是人机协同,但周曦认为,云从提出的“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定义和范围都更清晰和明确。

“很多公司都在提AI操作系统,但他们的定义很宽泛、不明确。”周曦表示。据其描述,云从的“人机协同操作系统”逻辑大致类似微软的Windows,充当基础设施的角色,但不完全一样。操作系统作为管理和控制计算机硬件与软件资源的计算机程序,是人和计算机沟通的媒介,也是用户与计算机的接口。

智慧海关是该操作系统的典型场景,比如智慧海关AI分析技术中的人体识别,可以实现人员行为分析、人员追踪、船员未经许可私自下船预警;集装箱全流程监管中的卡口分流,可以做到货物在运抵卡口环节进行布控状态检查,对查验、非查验货物进行分流操作,减少货物在场内的翻捣、移箱操作,降低企业物流成本等等。

一个更常见的应用例子是AI医疗。以往的AI医疗基于大数据得出诊断并开药,而云从科技的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则是解决专业上的可解释性问题,以形成人与机器的智慧有效协同。

“我们最后总结,市场最需要的就是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周曦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云从科技也会在一些应用层面的东西,但比较有限。可以简单理解为,微软做windows系统,但系统上也要做几个核心应用软件,比如office办公软件,但微软不会把所用应用软件都做了。”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时代财经表示,如今许多企业部署AI应用系统,这个过程通常是枯燥而复杂难用,如果有一套工具可以让这套系统轻松上手,甚至做到人人可用,是非常有前景的。

物联网资深专家杨剑勇对时代财经表示,集软硬件于一体的人机协同服务体系是整合行业的发展趋势,软硬件做的是生意,基于平台做的是生态。“AI的落地能力过于碎片化,所以需要基于平台的方式,以开源的方式将自身的AI技术开放给开发者。”

但同时,张孝荣也提到,人机协同平台或系统面对着各行各业不同的需求。“不同行业业务千差万别,比如在工厂里部署的系统,与跟商场部署的系统,肯定不一样。微软一个操作系统几乎可以统一所有计算机,云从的这个操作系统,能操作多少设备?这个系统与RPA系统是个什么关系?都需要进一步解答。”

资本市场持币观望

不同于2014-2018年投资机构对人工智能赛道的狂热追捧,2019年,中国整体及人工智能相关的投融资数量都急速下跌。

不过,根据在2019年12月投中研究院和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白皮书》,虽然投融资数量下跌,但人工智能的各个产业市场规模却加大了增长力度,投融资数量的变化和市场规模变化呈现反比状态。

这意味,资本对AI领域的投资正回归理性,一些具有核心壁垒及优秀落地能力的AI企业市占率更大,收入更好,投资界的资金也会向这类公司聚集;同时,更多的企业倘若不能找到落地业务场景,恐怕会难以度过这次“寒冬”。

周曦对时代财经表示,“早期投资机构的逻辑是先投掌握核心技术的,再往后的投资热点是能用智能打穿应用场景的公司,但现在处于二者之间的过渡阶段。”

从目前已经公布招股书的两家AI企业看,2017年-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营收增长较快,分别达到了6871.89 万元、3.04亿元、7.17亿元及3.81亿元,但同时亏损规模远大于营收规模,同期,其净亏损分别高达11.68亿元、11.68亿元、36.47亿元和13.03亿元,三年半累积亏损高达约72亿元。此外,公司负债总额、资产负债率均逐年攀高。

依图科技外,旷视科技也处于亏损状态,旷视科技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收入分别为670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9.49亿元,但同期净亏损金额分别为3.428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及52亿元,三年半亏损约百亿元。

周曦认为,目前整个资本市场对AI行业正持币观望。“在看哪些应用型的公司能跑出来,应用型公司的融资更容易爆发,阵亡的也会很多,而像云从这样的基础型平台公司,需要更多的耐力。”

而不论是平台型,还是应用型企业,是做软硬件集成、操作系统,还是芯片,都只是一个形态问题。最终都会回归到一个问题:能不能和成熟、可商业化的业务相结合。

“虽然政府支持,但最终还是要靠资本推动,由企业买单,才能良性发展。”上述AI从业人员感慨道,“但凡依靠AI创造需求,创造应用场景的企业都很难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