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身陷商标权之争 “大麦微针”遭“大麦网”起诉

 据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了解,北京红马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红马传媒)诉北京大麦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大麦医疗)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已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并于2020年10月20日首次开庭,目前该案尚在审理中。

从寂寂无声到突然火爆,仿佛是一夜之间,在地铁和自媒体上都可以看到“植发”二字。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五年来,植发相关企业年均新注册已达159家。目前,全国最著名的植发连锁品牌主要有雍禾、碧莲盛、大麦、新生四家。

此“大麦”非彼“大麦”

工商信息显示,大麦医疗成立于2011年8月5日,经营范围包括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牙科、美容中医科等等。公司曾用名有北京爱美尔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北京科发源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等。

在大麦医疗的官网首页上,明确标注着“大麦|微针植发”、“种植孔比传统植发小三分之一”等信息。

2019年9月9日,植发连锁机构“科发源”召开了战略升级发布会,宣布将旗下品牌“科发源微针植发”更名为“大麦微针植发”。

“科发源”在战略升级发布会上对外称,更名是为了加速业务扩张,以满足快速兴起的植发需求,希望能够通过更名与国际接轨,拓展海外布局。而选择“大麦”二字,除了简单、易记之外,还包含了“让发友们的头发能像大麦一样茂密繁盛”的美好寓意。

但是,在大众普遍认知中,更多地还是把“大麦”商标与票务网站“大麦网”联系在一起。如果在搜索引擎中简单搜索“大麦”二字,首先看到的也是“大麦网”。

事实上,“大麦网”的实际拥有者“红马传媒”与“大麦医疗”并无任何联系。天眼查显示,“红马传媒”为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优酷”)的全资子公司,而“优酷”则是阿里巴巴文化娱乐有限公司的全资控股公司。

“科发源”的改名显然引起了红马传媒的警觉。或许是意识到“科发源”更名“大麦”会令公众对自己的品牌认知产生误解,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的信息,仅在2019年9月17日一天之内,红马传媒一次性就申请了40个“大麦”商标。

红马传媒所申请的“大麦”商标使用范围从伞、皮夹旅行包、行李箱,一直涵盖到火柴盒、烟灰缸、烟草、吸烟用打火机、香烟过滤嘴、鼻烟壶、电子香烟等。也就是说,日常用品中含有“大麦”二字的商标所有权几乎都被掌握在红马传媒手中。

2020年11月,原“北京红马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更名为“北京大麦文化传媒发展有限公司”。

相似案例曾被判赔5000万元

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注意到,在今年3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的解释》(下称《解释》)。为准确理解和适用《解释》,保证正确实施惩罚性赔偿制度,最高人民法院随后还发布了“侵害知识产权民事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典型案例”。其中,“小米科技公司等与中山奔腾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显示,2011年4月,小米科技公司注册了“小米”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手提电话、可视电话等。此后还陆续申请注册了“”“智米”等一系列商标。2011年11月,中山奔腾公司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2015年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电炊具、热水器、电压力锅等。2018年“小米生活”注册商标因“系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被宣告无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网店商品的评论数可以作为认定商品交易量的参考依据。涉案23家店铺的销售额可以纳入本案侵权获利额的计算范围。同时认为,1.直到二审期间,中山奔腾公司等仍在持续宣传、销售被诉侵权商品,具有明显的侵权恶意。2.中山奔腾公司等通过多家电商平台、众多店铺在线上销售,网页展示的侵权商品多种多样,数量多,侵权规模大,该情节亦应作为确定惩罚数额的考量因素。3.“小米”商标为驰名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市场影响力。4.被诉侵权商品被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为不合格产品,部分用户亦反映被诉侵权商品存在一定的质量问题。中山奔腾公司等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导致小米科技公司、小米通讯公司良好声誉受到损害,应当加大惩处力度,以侵权获利额为赔偿基数,按照三倍确定赔偿额,对小米科技公司、小米通讯公司主张的5000万元赔偿额予以全额支持。

目前来看,红马传媒的一系列品牌保护举措对“大麦微针”的品牌推广和日后的发展会造成哪些影响还是一个未知数,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将继续对该案件进展保持关注。(记者 李宾 胡朝辉) 

精彩推送